幼儿园

国庆回家的时候去了趟我的幼儿园。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家就在幼儿园对面的小学。每天我妈最后一节课上课的时候就会让堂哥去接我。那时候门口有个小卖部的杂货摊,最稀奇的东西是五毛钱一盒的崭新蜡笔,但是记忆里零落的全是各种被用过和折断的蜡笔,因为盼着买一盒新的。那时候每天趴在幼儿园的水泥栏杆上写作业,跟小伙伴纠结的问题是写作业的时候用完橡皮要不要放回文具盒里——因为很快又会写错又要从盒子里把橡皮拿出来,我说一直放在外面吧,小伙伴说怕把橡皮搞丢。每天的日子也挺枯燥无聊,填不完的方字格,写不完的bpmf,总之是有好几百遍的作业。最盼望过六一儿童节和舞蹈比赛,哦,对了,那时候还不会吹泡泡糖,买泡泡糖就是用来嚼甜头的,直到咀嚼到没有味道就吐掉,有一次在音体室跳舞的时候跳舞一仰头不小心把嘴里没吐掉的泡泡糖咽了,这在那时的我看来很严重,一直担心泡泡糖把我肚子粘起来。

幼儿园装下了我所有4-6岁的记忆,当我再次走近,发现那些游乐设施一点没有变,可以钻过去的蘑菇桥还在,滑滑梯还在,跷跷板还在,他们还是他们,但是经过时间的剥蚀光鲜不再。记得那时候滑滑梯上面被我们的屁股蹭的贼亮到反光可以当镜子,栏杆上的油漆也还是滑溜溜的,现在他们都起皮了。是现在的小孩不稀奇这些玩具了么?也许吧,ipad和手机也许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音体室也破败的让我吃惊。那时候看到播放磁带的录音机觉得有一种朝圣的心情,舞台上的布幔也是酒红色的天鹅绒让人觉得神圣。音体室的下面刷着蓝绿色的漆,天窗可以看到外面的葱葱绿绿。现在音体室里面变得黑乎乎,很久没有更新过硬件的样子。然而门卫还是说了句让我吃惊的话,让你们这些家长进来考察考察看看条件不错就愿意让孩子来了。

我太傻了,我以为房子盖好了就永远不会漏雨。时间的力量太强大让这些物质产生又走向衰败。也许这些物质来到世界上的使命就是不断修葺自己不断更新自己,停滞不前的终会被淘汰掉。

大姨妈絮语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开始思考终极问题,疯狂怀疑自己走的路对不对,会走到哪里去。这几天似乎不会被任何口号任何大饼洗脑,清醒面对自己的内心,厘清哪些确实是自己想要的,哪些是自己每天都在运行却应该停下来的程序。

如果每天都这么活,很难说哪一天我会不会心塞到痛苦不能自拔。但是如果不思考这些,每天机械麻木的吃饭睡觉上班还能不能叫做活着?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灵与肉的平衡与挣扎。难怪以前文人总爱说无论魏晋的桃花源,在出世入世纠结一番之后人还是希望能在一个能让灵魂平静的地方找回初心,哪怕就干净那么几天,然后接着出来又鸡飞狗跳鸡鸣狗盗。
那你说想还是不想,麻木还是清醒,坚守还是离开,盼望还是绝望,在多元的世界继续甘心又不甘心的迷失又渴望找到方向。在望着别人的风光之后质问自己能不能熬到好过的那一天。天天在变天天没答案,月月只有那么几天又回去找题目,每年都有新题目,所以不敢再看不敢再想。最后干脆捂住眼跳到了大姨妈的沟里翻滚一圈盼着她走了又能去当机器人。

 

金瓶梅观后

也许是因为格非出的那本雪隐鹭鸶,也许是因为冯唐老会叨叨金瓶梅。但是又不愿意看他人解读后的东西,所以去看了这本从前在文学史课上就听过的小说。暂且不表这小说淫荡的一面,因这小说作者在开头一章就写到“生效法心者,禽兽也”
关于这本书的背景,其实还是有疑问的,一会儿在沙河县,山东,一会儿又会提到杭州湖州。不管在哪里,它都告诉你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所以这本书尤其适合大学刚毕业的人看。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金钱堆的,从西门庆买官就知道。这个世界是势利的,从李瓶儿暗通西门庆就知道。这个世界是暗藏杀机的,从潘金莲养猫就知道。这个世界是乱七八糟的,从西门庆女婿陈某某的境遇就知道。那个世界的人的爱恨都会消失了,都会某天去另个世界,当时的他们不知道。

这个小说里着笔最多的人是潘金莲,只要西门庆没有来找她便是一通恨骂。她最后死的也最惨,被武松挖心用来祭奠武大。这是在劝诫那些苦苦执着于某事某物的人么?

除了潘金莲,后半部分写的最多的就是西门庆的女婿陈xx。他在危难之际跟着老婆来到西门庆家避难。到西门庆死后,跟潘金莲的一腿终于藏不住被逐出家门,后又做过买卖被坑,做过道士气死了老师傅被撵出来,有好心人施舍他做买卖不成,又去乞讨,被发达后的潘金莲丫鬟春梅所救,但终于还是被砍死。让人想起了太宰治那部人间失格的男主,自己不好好活,做事不做本分,他凭借的“时势”也会把他抛掉。

还有就是这本书里的各个下人,尤其是书童,让我想到了这样的人其实也存在于当下的现实里。他虽身为男儿,但是凭姿色俯仰于世。跟生活里的小gay们极像。

西门家从富贵骄横到四处零落,趋炎附势的人们从攀附到商量把过去豪门西门家的女人献给现在的豪门。世事变迁。这本书里最辛辣的算是第一章的开头,把钱、名、貌挨个分析了一遍,执着的人往往是因为没看穿,金瓶梅是想让世人看穿,大欲后一片虚无。当然这种警戒起到起不到作用还得另说,它只是告诉你:你今天痴迷钻营的,明天会把你毁掉。